穿越千年時空的九龍窯瓷器

2019-06-19 11:18:19 來源: 大武夷新聞網 作者:□魏 農 文/攝

端莊豐滿的斂口碗、俊美飄逸的敞口碟、碩大厚重的撇口盤、紋飾精細的三足爐……盛夏的一天,筆者走進松溪縣九龍窯瓷業有限公司的展廳,形態各異的青瓷,將盛夏午后的燥熱嚴嚴實實地“阻擋”在了門外。

青、綠、黃、褐四色交織的千年歷史脈絡清晰可辨,隨著指尖的觸摸,悉數舒展開來。

福建境內四處散落著古瓷窯址,北有建窯、九龍窯等,南有德化窯、丁溪窯等。九龍窯位于松溪縣城西南2.5公里,沿松溪河自南而北分布于盆地丘陵之中。

松溪縣地下富含陶瓷土礦藏,因此,距今4000年左右的新石器時期,當地人業已制作和使用陶器。晚唐五代時期,處在閩浙交界的松溪文化繁榮、經濟發達,成為閩國、南唐地方政權爭奪的地盤。南平交流打開了松溪與周邊的通道,浙江龍泉一些從事手工業生產的工匠南下,這其中就有九龍窯的創建人張氏三兄弟。

建在松溪縣松城郊區回場的九龍窯是我省首個借鑒龍泉窯工藝的瓷窯,也是福建青瓷制造的鼻祖。但由于瓷土較粗糙,在松溪燒制的瓷器并不能達到龍泉瓷器的水準。張氏兄弟決定銷毀原先所燒制出來的瓷器,讓青瓷產品走入尋常百姓家。他們反復三到五遍試驗,才能得到優質瓷土,同時采用了當時流行的蕉葉、蓮花、牡丹、嬰吸、纏枝卷草等作為畫面內容,并結合了龍泉瓷器冰裂紋的燒造技術,將瓷器品種增加到20多個,色彩也由青色變為黃色。

九龍窯煉制的生活用品備受青睞,生產得以不斷擴大,逐漸成為閩北燒窯量最大的窯廠之一,日產量約10萬件。“九龍窯十八條,挑夫三千人”、“千聲水碓傳響林間,萬縷窯煙環繞青山”,描述的就是當時紅火的生產場面。

九龍窯青瓷不僅暢銷全國各地,還通過海上絲綢之路中轉到了東南亞地區和歐洲各國。在日本被尊為“茶湯之祖”的高僧珠光,曾用“類冰似玉,千峰翠色”高度評價過它。日本著名陶藝家板井隆盛贊印尼出土的松溪九龍窯青瓷紋盤:“本器刻花的蓮花篦紋,具有樸素無華一塵不染的清雅之美,欣賞此碟,令人聯想到閩地初夏的山水風光。為了向移居南洋群島的同胞們傳達故國之情,宋代的窯工們把器里的荷花描繪得多么生氣盎然”。

宋末,閩浙邊境地區,紅巾軍及畬漢農民起義活動頻繁。到了明代,倭寇入侵,明朝政府實行禁海令,加上陸路交通不暢,松溪窯火逐漸熄滅,燒窯技藝亦失傳。

重新點燃九龍窯火的是一位名叫危敏捷的松溪人。此前,他任過建筑公司經理、縣建委監督站長、縣環衛所長等職務,還經營過一家竹編安全帽廠。

2001年,危敏捷赴龍泉觀看“同一首歌”演出。期間,目睹龍泉青瓷器生產過程,危敏捷萌發了恢復松溪宋代九龍窯青瓷生產的念頭。經這牽線,他高薪聘請龍泉民間陶瓷工藝大師陳善林,并于次年投資20萬元在縣城近郊下畬租賃一片面積10畝的小山包,籌辦松溪縣九龍窯公司。

制作九龍窯青瓷,兩個條件缺一不可。一是離九龍窯廠五公里的地方要有泥料、釉料礦;二是廠的附近得有溪河水源用于制陶生產。危敏捷等人在九龍窯古窯址找到了生產陶瓷的泥料,并從龍泉市買來陶瓷泥料混和,進行試驗。三年時間轉瞬即逝,危敏捷前后花費了30萬元,終于研制出青瓷、黑釉、冰裂紋等一批具有較高藝術收藏價值的產品。辦廠初期,公司以生產仿古瓷器工藝品和瓷器酒瓶為主,擁有玉壺春擺件、雙耳旋紋瓶等60多個品種,年創產值50萬元,主要銷往北京、哈爾濱、福州和閩北周邊縣市。

熊熊窯火中,現代工匠們重拾失傳了近百年的工藝。而瀕臨失傳的“珠光青瓷”、九龍窯系列青瓷的驚艷問世,則在海內外收藏界一石驚起千層浪。

2007年,在武夷山民間鑒寶活動期間,北京知名文物鑒定家毛曉滬認為危敏捷他們仿制的宋代九龍窯青瓷茶盞“形制精美、釉色青翠”,具有很高的收藏價值。哈爾濱古瓷器收藏家辛鹿洋女士,不遠千里趕到松溪,參觀了松溪縣九龍窯公司后,與危敏捷簽合同,在哈爾濱開辦了一家九龍窯產品專賣店。北京、大連、哈爾濱、青島等地瓷器收藏家慕名而至,訂貨源源不斷。

九龍窯瓷器和松溪版畫、湛盧寶劍列為“松溪三寶”。

[責任編輯:姚心妮]
河南快赢481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