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滸傳》里的微塵眾

2019-06-25 11:37:45 來源: 大武夷新聞網 作者:□夏麗檸

讀《水滸傳》,雖有英雄豪情在前,但仔細咂摸施耐庵筆下的細節,聰明的讀者一下子就懂了。正像歌中唱的“山河大地本是微塵,何況是塵中的塵”。凡人皆是塵中之塵,在水滸英雄貌似勇敢的殺伐決斷背后,隱藏的仍是他們一地雞毛的販夫市井真面目。

王路的新書《水滸白看》大致是這么個路數:顛覆過去讀者對水泊梁山好漢的認知,剝絲去繭地將梁山英雄的內心世界掀給讀者看。他自有解讀之法,勢必與別人是不同的。他在本書的最后一篇里說:別人寫過的思路我不寫,特別受關注的人物我也不寫。顯然,這是一本“水滸微塵眾”的文學素描簿。那些在原著中一閃而過的人物,在本書里變得鮮活。那些曾經濃墨重彩的人物,在這里,被王路說破了心事,倒略顯低眉了。

全書分為“山林”“市井”和“漁樵”三卷。山林,當寫登得上聚義廳之人,又或與這些人有勾連的人。梁山一百單八將,不能人人都寫。王路選了武松、林沖、石秀、李忠、魯智深、李逵、吳用,以及李鬼之妻、盧俊義之妻來寫;市井,寫的是大概就是茶余飯后之事,著重寫武大郎、潘金蓮和鄆哥等人;漁樵,寫的是閑筆。先說武松,再寫金圣嘆,最后唏噓了一下自己創作這本書的文思,可以看作是一種用盡真力之后的寂寥。

一本書的好壞,自然任讀者評說。乍看書名,王路的傲嬌也絕非一般。想起序言里的那句,“歷來都說金圣嘆評點《水滸》評得好,我是不能同意的。”也就見怪不怪了。

必須承認,王路在閱讀《水滸傳》的過程中是有發現的。至少他在文章中闡述武松比林沖聰明;李忠為人尤其厚道;魯智深雖為出家人,卻有世俗的一面。這些洞察力都很精準。況且身為酒肉穿腸過的花和尚,佛主根本也沒在心中留過。這也側面反映了施耐庵對佛家的看法。

但極具“杠精”體質的王路,卻不會醉心于只做“表面”文章。他的書里一定得有“重磅炸彈”才行。比如他說李鬼之妻,一個生活那么困苦,卻頭戴簪花,語態輕盈的婦人,心思不密,又熱愛生活,何來殺夫之禍?反之,李逵的心眼兒是不是顯得又臟又小了呢?由此,也不難引申到下一章“李逵之孝”。他硬要背老母上山,不讓其與兄同住,是真孝還是假孝呢?老母親在山上被猛虎吞噬,是天災還是人禍,是咎由自取還是宿命枉然?王路的《水滸傳》,還真不是白看的。

王路看似很喜歡武松這個人物。書中花費了將近三分之一的筆墨,由武松這個人寫開去。就像畫國畫,宣紙上灑了一滴墨,暈染開了,一發而不可收。

一本書,無論寫什么,都是一家之言。《水滸傳》是經典,永遠不會白看。

[責任編輯:姚心妮]
河南快赢481软件